2008年9月23日星期二

人脑有毒,产品自然有毒

拔出萝卜带出泥,随着三鹿奶粉事件进一步调查,令人触目惊心的数据和结果,尽管有了一些表面的说法,有一些简单的处理,可是,三鹿毒奶粉事件的背后有着更让人担心的地方。

石家庄三鹿集团是集奶牛饲养、乳品加工、科研开发为一体的大型企业集团,是中国食品 工业百强、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也是河北省、石家庄市重点支持的企业集团,连续6年入选中国企业500。企业先后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状、全国先进基层党组织、全国轻工业十佳企业、全国质量管理先进企业、科技创新型星火龙头企业、中国食品工业优秀企业、中国优秀诚信企业等省以上荣誉称号二百余 项。2007年,集团实现销售收入100.16亿元,同比增长15.3%。三鹿集团坚持与时俱进、创新经营。三鹿奶粉产销量连续15年实现全国第一,酸牛奶进入全国第二名,液体奶进入全国前三名。三鹿奶粉、液态奶被确定为国家免检产品,并双双再次荣获中国名牌产品荣誉称号。20058月,三鹿品牌被世界品牌实验室评为中国500个最具价值品牌之一,2007年被商务部评为最具市场竞争力品牌。三鹿商标被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产品畅销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2006年位居国际知名杂志《福布斯》评选的中国 顶尖企业百强乳品行业第一位。经中国品牌资产评价中心评定,三鹿品牌价值达149.07亿元。三鹿集团坚持科技进步、品牌制胜。企业通过了ISO9001 ISO14001认证、GMP审核和HACCP认证,获国家实验室认可证书、国家认定企业技术中心称号,为三鹿产品走向世界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新一代婴 幼儿配方奶粉研究及其配套技术的创新与集成项目获得了由国务院颁发的2007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使三鹿成为国内唯一登上国家最高科技领奖台的乳品企业,充分彰显了三鹿在婴幼儿配方奶粉研究方面的顶尖实力,标志着我国婴幼儿配方奶粉的研究和生产达到国际先进水平。集团坚持走科、教、企联姻之路, 与全国16家科研院所合作,聘请国内外食品、营养、畜牧、金融、企管等28名专家为顾问,进行科技创新,不断提升产品质量,形成三鹿产品风味独特、营养合 理的风格,深受广大消费者青睐。三鹿产品有9大系列278个品种,满足了人生不同年龄段以及特殊人群的营养保健需求。

这是石家庄三鹿集团公司的介绍内容,可以看到众多的光环和荣耀,如果没有毒奶粉事件的东窗事发,恐怕许多人会依旧在惯性模式下,把自己、家人的健康和三鹿奶粉放到一起。三鹿毒奶粉真正的事发时间应该是今年的九月九日,然而最早的案例在去年十一月就由三鹿的消费者发现了,并且在今年五月三鹿集团公司以私了的形式和消费者达成妥协。同时,国外也对该产品有相关问题的反映,而事实又是如何呢?更可怕的是,毒奶粉不只是这一家,而数十家公司。一个企业不对自己的错误进行反省,反而欲以纸包火,以私了,推诿的态度来对待一个关系公众生命安全的问题。对于如此的真实,我们普通民众无能为力,食品安全该由谁来负责?掺毒的奶农固然可恶,然而,一个大型的食品公司,他们是如何把好原材料的进场关,食品加工过程的质量关,食品出场的质量检验关,这次恶性事件本可以避免发生。相关的国家部门是如何控制食品质量呢?我们看到的是所谓免检,我们看到的是所谓诚信企业……

低毒也是毒,民以食为天,如今这天都是毒的,人能正常的生活么?一个如此大型的企业居然用检验检测等相关的资金和人员来搪塞,说不清楚产品的成份,那么这样的企业也能叫诚信吗?凭什么叫消费者来相信你们?又凭什么用免检来漠视普通民众的生命安全?免检便宜了谁?现在可以毫无疑问的下结论,免检制度本身就是一些部门合法合理渎职的幌子,给一些公司企业开了钻制度漏洞的机会。假如公司真正地把民众的生命安全放到第一位,保证自己质量的质量,那么,要原材料进场之前就可以发现问题,将一切不良的结果扼杀于萌芽之中。如果严格地按照质量标准检测,在生产过程中,或者出场前就可以把受到污染的毒奶粉封存,避免这种商品泛滥成危害公众安全的毒奶粉。如果没有免检制度,有关部门也可以发现毒奶粉。

国内的检测水平手段是可以达到这种程度,其实食品的安全本来是可以控制的。在免检的合法幌子之下,一些人关起门来当大老爷,将应该付的负责和义务抛给了下一层公司。而由此逐级渐下,毒牛奶变成了危害公众安全的毒奶粉遍布市场。众多的光环被无情的事实剥去了,一如皇帝新衣。老天爷就这样给老百姓开了一个玩笑,这里又有多少政绩,又有多少形象将随之成泡影?

一直在想,如果此事发生在国外,三鹿集团的下场会是什么?倒?对民众的巨额赔偿?不可知,因为这是在中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抓一些替罪羔羊,再做些面子工程,表个态,约莫如此。

阴云弥漫,我们不禁要怀疑,我们接触的商品,有几种是没毒的?是安全的?只是一些贪心的小贩,奶农,会成为罪人。

谁为食品安全负责?谁会为我们的生命安全负责?这是一个问题。

2008年9月15日星期一

【不再恐惧】Leaving Fear Behind

video
视频一

video
视频二

video
视频三

video
视频四

video
视频五

秘密制作的影片描述西藏人民的真实感受

西藏人民谈西藏、中国和奥运会

媒体介绍与展映

200886中午12:00

北京

美通社北京86电——今天,在第二十九届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主办城市,一部在西藏

秘密拍摄且在3月份西藏暴动前几天秘密带出的史无前例的影片将展现在世界媒体面前。

Leaving Fear Behind》是一部时长25分钟的纪录片,由一群无畏的西藏电影制作人拍摄而

成,影片描述了西藏人民对于中国统治、奥运会的实际作用和象征意义以及达赖喇嘛重返西

藏的感受。

来自西藏东部地区的自学成才的电影制作人 Dhondup Wangchen(农民)和他的朋友

Golog Jigme(喇嘛)将与普通西藏百姓的35个多小时的访谈秘密拍摄成了影片,影片划分为

三个主题:中国对西藏的统治、北京奥运会,以及达赖喇嘛。

尽管几乎没有任何拍摄经验,两位电影制作人带着300美元的摄像机,骑着摩托车开始了

他们的拍摄,足迹遍布西藏东部偏远地区以及整个西藏高原。从拍摄之初,他们的目标就是

将西藏人民的心声带到北京奥运会。电影制作人 Dhondup Wangchen 在他的影片中说道:

“要让西藏人民到北京大声说出自己的心声是非常困难的。这正是我们决定通过这部影片展

现西藏人民真实感受的原因所在。”

200710月至20083月,共录制了100多段访谈,记录了各个年龄阶层、拥有各种不

同背景的西藏人民的真实想法,其中包括农民、商人、学生、游牧民和喇嘛。他们真实的回

答简单而生动地勾勒出他们遭受压迫与歧视的生活状态:

引自受访者的话:

“实际上,我们本应对奥运会表示欢迎,但很多事实都被扭曲了。中国获得奥运会主办

权的前提是中国和西藏的形势有所改善。”

⋯⋯外人可能会认为西藏人受到了很好的待遇,他们很快乐。但事实是,西藏人不能

自由倾诉他们的苦楚。”

“西藏人和中国人的比例是11015。中国人遍布藏区各地。”

“即使我必须为这些将被达赖喇嘛看到的话付出生命,我也要把握这次机会。”

该片所有20位受访者都甘冒巨大的人身危险,同意以正面示人。Wangchen 称,一些受访

者表示必须放出他们的脸,否则对他们的访问就没有任何价值了,足见他们想要反驳北京对

西藏的描述的愿望十分强烈。

在艰难的拍摄过程中,Dhondup Wangchen 使用化名 Jigme(在藏语中意为“无畏”)。

鉴于他的这一化名以及该片所有相关人士表现出来的无畏,该片取名为《Jigdrel》,翻译过

来就是《Leaving Fear Behind》。

Dhondup Wangchen Golog Jigme 在于2008310发出他们的带子之后不久便双双

被捕,至今仍未获自由。最后一次见到 Dhondup Wangchen,他还被拘禁在青海西宁的

Guangsheng BinguanGolog Jigme 最后一次露面是在甘肃 Lingxia 镇的一个拘留中心。

他们的带子被发送到瑞士,在这里,Wangchen 的亲戚 Gyaljong Tsetrin 将最终剪辑整

合在了一起。Gyaljong Tsetrin 2002年逃出西藏,成立了 Filming For Tibet 来制作该

片。

如欲了解详情和在线观看该片,请访问 www.leavingfearbehind.com 。如欲在中国访问

该网站,必须使用工具来避开政府审查机关的审查。建议使用 VPN(虚拟专用网络);能够

避开被访网站监督的 Tor 软件;或能够避开内容过滤系统的开源网络代理服务器 Psiphon

消息来源 Filming For Tibet

-0- 08/06/2008

均为 Filming For Tibet 提供服务/

/致编辑:询问电邮:info@leavingfearbehind.com /

/网址:http://www.leavingfearbehind.com /

英语:

Leaving Fear Behind

A Secretly Produced Film

Captures the True Feelings of Tibetans

Tibetans Speak on Tibet, China and the Olympics

Media Briefing and Screening

August 6, 2008 12:00 pm

Beijing

For Release: August 6, 2008

Beijing: Today in the city of the XXIX Olympiad, an unprecedented film made

secretly in Tibet and smuggled out just days before the March uprisings will be

screened for world media. Leaving Fear Behind is a 25-minute documentary

shot by a team of courageous Tibetan filmmakers which captures the sentiment

within Tibet about China’s rule, the relevance and symbolism of the

Olympic Games, and the return of the Dalai Lama.

A team of self-taught filmmakers from eastern Tibet, Dhondup Wangchen (a

farmer) and his friend Golog Jigme (a monk), secretly filmed over 35 hours of

interviews with everyday Tibetans on three subjects: Chinese rule in Tibet, the

Beijing Olympic Games, and the Dalai Lama.

Armed with a $300 video camera, and with virtually no experience, the

filmmakers set out on motorcycle, travelling to the remote corners of eastern

Tibet and across the Tibetan plateau. From the beginning, their goal was to bring

Tibetan voices to the Beijing Games. It is very difficult for Tibetans to go to

Beijing and speak out there. So that is why we decided to show the real feelings

of Tibetans inside Tibet through this film,” notes the filmmaker Dhondup

Wangchen in his film.

More than 100 interviews were taped from October 2007 to March 2008.

Heartfelt feelings were recorded from Tibetans of all backgrounds: farmers,

businessmen, students, nomads and monks, young and old. The authenticity of

their responses speaks simply and eloquently of lives characterized by

oppression and discrimination.

Quotes from interviewees:

“Actually we would be happy about the Games but much is being

misrepresented. China was awarded the Games on the condition that the

situation in China and Tibet would improve.”

“...outsiders may think that the Tibetans are treated very well and that they are

happy. But the truth is that Tibetans are not free to speak of their suffering.”

2 of 2

“For every Tibetan, there are ten to fifteen Chinese. The Chinese are everywhere

in these Tibetan areas.”

“Even if I had to sacrifice my life for this message to be seen by the Dalai Lama, I

agree and welcome this chance.”

All twenty of the people who appear in the film agreed to have their faces

shown on film–at great personal risk. Wangchen reveals that some interviewees

“said that we absolutely had to show their faces, otherwise it wasn’t worth

speaking to them,” so strong was their desire to counter Beijing’s narrative on

Tibet.

During the precarious filming Dhondup Wangchen worked under the code

name Jigme (“Fearless” in Tibetan). His code name, and the bravery of all those

associated with this project, inspired the film’s name Jigdrel, which translates to

Leaving Fear Behind.

Soon after sending out their tapes on March 10, 2008, Dhondup Wangchen

and Golog Jigme were arrested. They remain in detention today. Dhondup

Wangchen was last seen in detention in Guangsheng Binguan in Xining

(Qinghai). Golog Jigme was last seen in a detention center in the town of Lingxia

(Gansu).

Their tapes were transported to Switzerland, where the final cut was put

together by Wangchen’s cousin, Gyaljong Tsetrin. Gyalijong Tsetrin, who

escaped from Tibet in 2002, founded Filming For Tibet to produce this film.

For more information and to view the film online, visit

www.leavingfearbehind.com. To access the website from within China, tools

are required to circumvent the government censorship apparatus.

Recommended options are a VPN (virtual private network); Tor software to

counter surveillance of visited websites; or Psiphon, an open source web proxy

to bypass content-filtering systems.

Media Contacts:

Email inquiries: info@leavingfearbehind.com

法语:

Leaving Fear Behind (Surmonter la peur)

BEIJING, 6 août/PRNewswire/ --

Un film produit en secret reproduit les vraies opinions des Tibétains

Les Tibétains parlent du Tibet, de la Chine et des Jeux Olympiques

Conférence de presse et projection à l'intention des médias

6 août 2008 à 12 h 00

Beijing

Aujourd'hui, dans la ville de la XXIXe Olympiade, un film sans précédent,

réalisé en secret au Tibet et fait sortir clandestinement quelques jours à

peine avant les soulèvements du mois de mars sera projeté à l'intention des

médias mondiaux. « Leaving Fear Behind » (Surmonter la peur) est un

documentaire de 25 minutes, tourné par une équipe de réalisateurs tibétains

courageux, qui reproduit les avis au sein du Tibet sur la domination chinoise,

sur l'importance et le symbolisme des Jeux Olympiques et sur le retour du

Dalaï-Lama.

Une équipe de réalisateurs autodidactes du Tibet oriental, Dhondup Wangchen

(un agriculteur) et son ami Golog Jigme (un moine), ont tourné en secret plus

de trente-cinq heures d'interviews avec des Tibétains ordinaires sur trois

thèmes : la domination chinoise au Tibet, les Jeux Olympiques de Beijing et le

Dalaï-Lama.

Armés d'une caméra vidéo en valeur de 300 dollars américains, et n'ayant

pratiquement aucune expérience, les réalisateurs se sont mis en route en moto

et se sont rendus dans les coins les plus reculés du Tibet oriental et sur le

plateau tibétain. Dès le début, leur objectif était de faire entendre les voix

des Tibétains aux Jeux de Beijing. « Il est très difficile pour les Tibétains

de se rendre à Beijing et d'y faire entendre leur voix. C'est pourquoi nous

avons décidé de montrer par le biais de ce film les véritables opinions des

Tibétains au coeur du Tibet », fait remarquer le réalisateur Dhondup Wangchen

dans son film.

Plus de 100 interviews ont été enregistrées d'octobre 2007 à mars 2008. Des

opinions venant du fond du coeur ont été enregistrées auprès de Tibétains issus

de milieux divers : agriculteurs, hommes d'affaires, étudiants, nomades et

moines, jeunes et moins jeunes. L'authenticité de leurs réponses parle

simplement et avec éloquence de vies caractérisées par l'oppression et la

discrimination :

Citations des personnes interviewées :

« En fait, nous nous féliciterions des Jeux mais beaucoup de choses sont

déformées. La Chine a pu accueillir les Jeux à condition que la situation en

Chine et au Tibet s'améliore. »

« . . . vu de l'extérieur, l'on pourrait penser que les Tibétains sont très

bien traités et qu'ils sont heureux. Mais la vérité c'est que les Tibétains ne

sont pas libres de parler de leur souffrance. »

« Pour chaque Tibétain, il y a dix à quinze Chinois. Les Chinois sont

partout dans ces régions tibétaines. »

« Même si je devais sacrifier ma vie pour ce message pour être vu par le

Dalaï-Lama, je suis d'accord de le faire et je profite de l'occasion. »

Les vingt personnes apparaissant dans le film ont donné leur accord pour

que l'on montre leur visage dans le film, au prix d'un énorme risque personnel.

M. Wangchen révèle que certains interviewés « ont dit que nous devions

absolument montrer leur visage, sinon ça ne valait pas la peine de les

interviewer », si fort était leur désir de contrer la version de Beijing sur la

situation au Tibet.

Au cours du tournage précaire, Dhondup Wangchen a travaillé sous le nom

de code Jigme (« Sans peur » en tibétain). Son nom de code et la bravoure de

tous ceux qui se sont associés à ce projet, ont inspiré le nom du film,

Jigdrel, qui se traduit par « Surmonter la peur ».

Peu après l'envoi des cassettes, le 10 mars 2008, Dhondup Wangchen et Golog

Jigme ont été arrêtés. Ils restent en détention jusqu'à ce jour. On a vu

Dhondup Wangchen en détention pour la dernière fois à Guangsheng Binguan à

Xining (Qinghai). Golog Jigme a été vu pour la dernière fois dans un centre de

détention de la ville de Lingxia (Gansu).

Leurs cassettes ont été transportées en Suisse où le montage final a été

réalisé par le cousin de M. Wangchen, Gyaljong Tsetrin. Gyaljong Tsetrin, qui

s'est échappé du Tibet en 2002, a fondé « Filming For Tibet » afin de produire

ce film.

Pour de plus amples informations et pour visionner le film en ligne,

veuillez consulter le www.leavingfearbehind.com. Pour accéder au site Web à

l'intérieur de la Chine, des outils pour contourner les équipements de censure

du gouvernement sont nécessaires. Les options recommandées sont un VPN (réseau

virtuel privé) ; le logiciel Tor pour contrer la surveillance des sites Web

visités ; ou Psiphon, un proxy Web open source permettant de contourner les

systèmes de filtrage du contenu.

Site Web : http://www.leavingfearbehind.com

Source : Filming For Tibet

info@leavingfearbehind.com

2008年9月13日星期六

拉卜楞寺院喇嘛的控诉

甘肃省甘南州拉卜楞寺僧人久美,在近期录制的录影带中,对今年三月以来他本人受到的非人待遇,以亲身经历现身说法,公布于世。


今年农历215(公历322),我结束每天早上举行的诵经法会到街上买了些茶叶,并且在 拉卜楞寺所在地夏河县汽车站附近修补了一双靴子,当时,我的手机上突然来了一个没有显示号码的电话,随后一辆白色警车突然停在我的前面,原来警察一直在旁边确认我是不是他们要抓的人。然后,有四名警察强行把我拖到车上。当时,我把头转回来远处有一个尼姑,我大声叫了她好几次,尼姑转过来看了我一眼。(可能是让她见证他被抓吧?)
在车上,警察用一个黑色布袋裹住我的头,并用手铐铐住我的双手,同时用枪指着我的头部,把我带到夏河县公安局后面的武警招待所中,然后对我进行全身搜查,搜走了我的包、手机和钱包。把我反手绑在一个凳子上。

这时候有一个年纪很轻的军人用枪(冲锋枪)指着我的头,用汉语说:这个枪是特意为你们阿劳(汉人对藏人蔑称)们制造哈的,是给你们的这些藏人制造的,如果你跑一步的话,我嘣的一哈,打死后,撇到垃圾里谁也不知道。(然后,又用藏语重复了一次这句话)

当时,没有因为他的枪对准我的头我没有一点的恐惧,可是我听到他说的这样的话使我感到是一个完整的心切成两半一样非常的难过,因为,这番话是一个军人把枪对准一名普通百姓的头说的,这话出自一名中国军人、一名执法人员之口而感到惊讶,而且,这令我感到痛心。一个强大的国家,为了欺压一个弱小的民族而特意制造武器,同时宣称,将枪杀的藏人扔到垃圾桶里,不会有人知道,人家的狗和猪都有人负责,而我们一个人都到了随便戳杀。这个事对我一个小小和尚产生了如此大的震撼,在国家和民族的大事上不知道他们还在做些什么?这令我更加认识到在中国严重存在民族不平等与歧视现象。

在我被军警审讯时,被问及是否受到达赖喇嘛的指使进行打砸抢烧以及对达赖喇嘛的看法等,我说:我自己作为一名藏人和佛教徒,是达赖喇嘛的学生和信奉者。达赖喇嘛是自己的灵魂和生命。达赖喇嘛不仅仅是我的心、血、生命一样不可缺少。而且,对六百万藏人来说,达赖喇嘛比他们自己的生命还要珍贵,他是我们今生今世和来生来世的保护神。达赖喇嘛经常宣扬和平非暴力路线,他是世界和平的激励倡导者。因此,你们说达赖喇嘛指使了这一次国内的打砸抢烧事件。我百分之百的不认同中国政府所说的达赖喇嘛策划了这次西藏各地示威活动的说法。不但达赖喇嘛绝对说不出来,就我自己也是难以启口,说人们去打砸抢烧。从历史上西藏六百万人民一直在收受达赖喇嘛的教诲,以前是这样,以后也会是这样。今后我们仍然是他的学生和信奉者。这一点是不能有任何的怀疑。

在整个管监期间,在监管人员喊出123的时候或叽哩哇啦说着我们很多人听不懂的汉语的时候。他们就说他们这些听不懂汉语的藏人是呆子,牲口。然后用棍棒往死里打。这些人们就在管监期间不能走动,当问到为什么打他们时,他们说是因为没有听懂汉语所以活该被打。有很多藏人因不懂汉语而遭受军警的毒打和凌辱。那么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中明文规定,各少数民族地区有权使用各自民族的语言和文字,但是在我们藏民时代居住的说藏语的土地上藏语藏文他们不说就算了,而我们不会讲汉语就遭受如此不公正的惩罚。

在这次3.10以来,所有的不会说汉语的西藏人小到14-15岁,大的有60-70岁的被监禁。他们有没有参加抗议的都被指认为暴徒。两个人两个人的绑起来,象打阿猫阿狗一样,把人当作柴火一样,从车上扔到车下。有的打断了腿、有的打断了胳膊、有的打破了头。就这样像牲口一样对待我们西藏人。在监狱中被捕藏人因随身衣服单薄,只能相互挤在一起取暖。这些藏人只是为了表达自己对民族文化的热爱。换来的是如此残酷的结局。

久美被关押在临夏监狱时,晚上常把带着手铐的手被吊在上空,如同被擒的动物一样。在审讯时,他被逼迫承认与达赖喇嘛、桑东仁波切和阿嘉仁波切,以及境内一些有政治问题的人物有联系,因此,他要在一份指控他为第二号人物的文件上签字,并要求他交代在抗议期间成立的组织、成员以及复印西 藏国旗的数量等。而久美,当时并没有参加在夏河发生的僧俗抗议活动。由于被警察毒打,我曾几度昏迷过去,在医院清醒过来后,警察再次把我拖到戒毒所进行毒打,不许我吃饭、喝水。在戒毒所中再度遭受残酷毒打后失去知觉,五花大绑不说还要从逃到脚打的全身没有一处是完整的。他们的这种打法,更本不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所为。感觉是一个人对待一个牲口,如在打狗猪一般。并被送往医院,这样进了医院,第二天又抓回去,这样好几次。昏迷了两天两夜。这样他们还给省上说没有这样,给家中人说没有这样,还让我在一个没有被打的证明上签字。最后,在住院20多天后,医院向警方表示,我随时有死亡的危险,我们家人给了20000人民币。于是当局才释放了我,但是我每天都会受到警察、安全局和驻守寺院工作组的干部的打扰,当局还派遣一人24小时监视我的一举一动。我被禁止出门、禁止与外界联系,还被要求学习法律知识,同时被要求写书面检查,虽然我人在家中,但没有任何行动自 由。

我获释后了解到,拉卜楞寺有180多名僧人被拘捕,而且,在寺院实行抓捕行动的军人抢走了僧人的手机、佛像、唐卡,甚至放在厨房的包子。我觉得,其实真正从事打砸抢烧的人是那些军警,而不是僧俗民众。打了我们的所有的人,捉了我们的年幼老小。他们才是践踏人权,蔑视人性的真正的罪犯。而且,一位之前向外国记者团诉说当地真实状况的拉卜楞寺僧人,随后遭到 军警毒打,导致大腿被折断。军警还用电棒攻击另几名僧人的头部和嘴巴,目前几名僧人已经精神失常。

如果真有民族平等、言论和宗教信仰自由,就应该允许藏人爱戴和尊崇达赖喇嘛,不应该砸毁和焚烧达赖喇嘛的照片,当局声称藏人抗议者砸坏了商店的玻璃等公共设施,经济损失说成高达几十亿人民币,但是,毁坏达赖喇嘛的法相,在上面踏上一只脚。这样的做法,看起来没有与藏人天大的仇恨是做不出来的,它极大的伤害了西藏人民的内心,这种伤害是无法用数字来衡量的。

当时有一位在记者面前说没有宗教自由的人,用棍棒打废了一条腿。现在走不成路了。还有一个用电警棍打到嘴里,打到头上。脑子也已经不清楚了。在这样的打击和压迫的时候我们确切希望世界新闻媒体予以关注西藏局势。我们的最大的希望就是希望联合国组织能够对西藏的真实情况公诸于众。抓走了多少人?打伤了多少人?打死了多少人?有多少人跑出去还没有找到的人有多少?这些都世界新闻组织和联合国组织进来后有一个公正的调查。这样才能知道到底是达赖喇嘛指使西藏人闹事?是不是达赖喇嘛指使闹独立?还是他们自己在打压西藏人?达赖喇嘛一直是在中间道路的指引下在和平共处的目的之下,进行着努力。国际组织进到西藏,在如今监狱里吃苦的和在监狱外吃苦的这些可怜的藏人们,只是在勉强的生活之外一点自由也没有,就我而言。今天在家里,可是,派出所、公安局、安全局、工作组,政治学习,还有专门的人监视我。他们从来就没有间断过对我的限制。

这种镇压不仅仅在拉卜楞寺和安多地区实施,同时在康区和卫藏各地也在实施,至今共枪杀了两百多名藏人,上五-七千人遭到拘押。目前,这种拘捕行动还在秘密进 行当中。当局还禁止藏人收看收听外国涉藏电视和报道,禁止设立卫星转播接收器,禁止同外国人说话;藏人在这样的局势下,根本没有任何言论自由和宗教信仰自由。


他说:我作为一名拉卜楞寺僧人和被拘捕并遭受毒打的藏人,我对那些军警说,如果我没有被你们打死,同时还可以说话的话,我要把我自己是怎样被打的和我所见过的我们藏人是怎样在监狱里被打的过程,我非说不可。我会通过媒体向全球民众揭发你们这些人,是如何酷刑对待我和其他僧俗民众的罪行,他们说过不准我在外面说,在监狱里有人打过我。这是办不到的事,到今天为止,还在西藏地区这也是我录制这部短片的主要目的。到今天为止,在奥运会期间,别说去看奥运会,别说到北京去看,就是兰州都不让去。就自己家里不让出去,我们哪里有看奥运会的权利?不让做买卖、不让开堂念经。不让举行法会以及跳神。可以说每个藏人的背后都有枪在顶着脊梁。

另外,在夏河县草原站驻扎的军人把全体藏人视为敌人,每天训练时,在特制的稻草人身上穿上藏装,然后高喊杀、杀、杀,用刺刀刺杀稻草人。这种做法,说到底就是制造民族仇恨,他们的仇恨对象是藏族。他们的敌人不只是参加过游行的极少数喇嘛。而是,所有的藏族、所有的喇嘛。假如,一个民族,把另一个民族当成敌人,一个民族在练兵是为草靶子穿上另一个民族的衣服。那就是说;不仅仅是只是喇嘛。他们中包括的干部,学生,农民,牧民。你把他们都当成是敌人,当靶子打。为什么这样大的一个国家,把仇恨用对待敌人的办法对待同样是中华民族大家庭的另一个民族的这种做法感到痛心。对这种仇恨的造成而感到茫然。


他还说:为什么这样一个强大的国家,动用军警、坦克和大炮等杀伤性武器,包围着整个藏区,来镇压这样一个弱小的民族?为什么原因摆出一副非打死不可的态势呢?21世纪全球民众向往和平的时期,为何血腥镇压和平抗议的藏人?为何禁止国际媒体记者到西藏展开自由采访的同时还秘密迫害西藏人民的做法确确实实感到那一理解。

我希望国际独立媒体记者和联合国调查人员进入西藏展开自由调查,了解当地的真实状况,并且向外界公开有关情况。呼吁联合国为首的国际社会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要求当局释放被拘捕的所有抗议藏人,并且达赖喇嘛的代表展开实质性的和谈,在藏汉民族互利的基础上解决西藏问题,邀请达赖喇嘛返回西藏。我要再次强调的是,这是全体藏人的共同心愿。如果中国政府邀请达赖喇嘛返回西藏,通过和谈解决西藏问题,就会自然实现和平与稳定,如果中国政府把藏人心目中的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拒之门外,六百万藏人就根本无法与当局和平共存。

括弧里的注解是本人所加,根据录音翻译,错误之处在所难免。

这部录影带于9 3日在美国之音藏语电视节目中播放。

video
视频二

video
视频一

2008年9月3日星期三

西藏是贫民的西藏。而中国是老板的中国



-------在唯色博客上的留言而想起

在这里有几位汉族同胞的留言,在中共的意识和老外意识之间徘徊。没有一个是从西藏人民的感受出发的。在这世界上除了藏传佛教,没有一个地方有西藏人说话的地方。今天中共中央广播电视台里工作的人加起来比藏族人口还多。有一个网友说:“回到王朝时期的朝贡体制”听起来用词很新鲜。可是仔细一想,和央视宣传的复辟到奴隶社会的政教合一的想法一样可笑。今天这个社会还尽然有这样可笑的念头,除了央视这样的怪胎才能想出来这样的,人想不到的旧时思想逻辑。复辟政教合一之类的猜想。

同样这个网友继续说:“如果他们给予你们各种民主权利,那么其他55个民族会不会提出类似的要求呢?”实际上对于其它民族提出同样的问题,其它各省提出同样的问题。都是合理的。无可厚非。

问题是,不是时机。西藏人提出自治的时机不对,在一个中国人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骄傲的时候,提出自治。渴望民主机制在中国的现有体制内起到作用。实际上的确不现实。在中国实现民主体制除非打到了中国共产党。

但是,我们时代的代言人。西藏人自己几个世纪以来努力塑造的代言人-达赖喇嘛,已经在这时候提出了这个愿望。人们对他的诚信,不用我说,大家都看得到。假若不是高瞻远瞩,他不会在这时候提出和共产党和解。为了达到他老人家的愿望。对西藏人来说已经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了。只要他说了,也不需要组织。这一点已被3.10事件所证实,和许许多多达赖喇嘛的讲话在西藏三区的反应做了很好的证明。

3.10事件的发生那是必然的结果,是西藏人民50年来对中国北京政府对西藏工作的总结。所谓的文人理智的分析,在他们的举动面前显得没有什么作用。怪不得外国有些人认为西藏的抗暴是一场穷人对富人的造反行为。

的确,通过3.10抗暴证实,西藏还是西藏贫民的西藏。而中国变了,中国是世界老板的中国。如果不是3.14被军警镇压。所有口操汉语的,藏族干部在内的干部队伍,都在反对西藏人的抗暴手段。可是,随着军警的投入,人们意识到的是军警在镇压,在屠杀。人们已经站在了西藏人民这边了。所以,在西藏共产党的控制显得非常勉强和非常苍白无力。

西藏藏人是有凝聚力的,他们力量的来源与中共的力量来源恰恰相反。他们的力量不是从上而下,而是从下而上产生的。也就是汉族人说的“落后”的人们。而这些“落后”的人们向“进步”的人要求社会进步。

当今世界上有百分之90的人认为,物质是第一的,可是像西藏人这样的“傻瓜”民族,他们对物质没有多大的要求。可以说没有要求。就是这些对物质没有要求的人,为什么产生了如此巨大的社会动荡,引起如此大的共产党的恐惧?所以说,“进步”共产党人和西藏“落后”的人之间矛盾是一个文化的矛盾。不是经济的问题。口口声声说政府给西藏多少钱的人们可以闭嘴了。因为西藏人、西藏的喇嘛尽管靠的是接受布施。当然也可以不接受布施。如果文化灭绝作为代价,西藏人宁肯接受文化。

当然,就我本人对3.10的回顾和检讨。我对藏族人毫无组织的和对于局势不能控制的愤怒。根本就不赞成。但是,军警在3.14光天化日之下。在大街上对喇嘛行凶。引起民族纠纷是自然的。本来也有很多藏民对这种毫无结果的做法有着疑虑。但是,随着西藏各地一起举事。加上大量军警的参与镇压。本来不是民族矛盾对抗暴有看法的人们也自然而然的跟随自己的民族。而整个事件被中国转化为民族矛盾。而我相信,这种屠杀式的监控整个西藏人民的行为。短时间内很难消除。我也更本难以理解为什么政府不可以怀柔呢?

随着时代的变迁,有满族,蒙族文化衰败的经验证明。中国人消灭民族的有力武器就是汉化。西藏人和新疆人选择的除了独立就是与汉人和解。达到独立的办法就是坚持,只要藏族人坚持,就有能够实现的那么一天。达到和解的办法,是一个最好的办法。但是,也是需要双方面都要让步才有可能达到的目的。一方面的意志强加给另一方面的做法更本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

为此,我的想法是:

1.保持独立的态势不变,我想今天不行,明天不行,明年不行,十年不行,一百年不行,两百年、三百、四百、五百年,一千年不行。总有一天可以行。这样做的理由是:

让藏人保留有一个能够自强不息的空间。对藏传佛教留一个等待认识和验证的机会。而藏人继续不断的为人类这个佛教文化目标而奋斗。从而能够解释人类好多不为人知的文化现象。

2.放弃大藏区自治,在目前自治区、自治州、自治县、藏族乡的框架下,把藏语作为他们的官方语言。明确提议藏语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承认的国语之一。在整个西藏三区,自治区、自治州、自治县、藏族乡,把藏语作为政府行政官方第一语言。

因为,就目前这个形式下,中国北京政府绝对不会让西藏三区自治。因为,在内地也不可能给他们的汉人民主与自由。如果能做到保持在藏区使用自己的母语,不要丢失自己的母语,不但西藏人可以保持西藏文化传统。而且,有可能在西藏地区真正的公平竞争就开始了。因为,在西藏用的是西藏文化,人人都要首先懂得藏语。这样,大学考试不要给藏人减分。反而汉人的分数可以减下来了。因为,他们学藏语也不容易。在藏区考公务员,只要内地懂藏文的就欢迎到西藏参加考试,不懂藏语就对不起。那就公平的多了。共产党官员用藏语宣传党的文化也有自由的空间。要不然用汉语宣传党的路线教育那不是很难吗?

如果能够这样,我想,我们藏人就有条件可以和汉人时代相处。对一个民族的尊重要比,对一个民族的歧视,容易得人心。如果,那个中国人做到了让西藏人民不要忘了母语。那实在是可以当西藏人的“菩萨”了。

独立是残酷的也是逼上梁山的。而,和解是光明的。可是,智慧者或觉悟者才能够做到。

我觉得,没有其他的道路可以选择了。